注册新用户 忘记密码 [设为首页] [收藏本站]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宁远新闻网 > 生活频道 > 文学摄影 > 内容阅读  
宁远文庙——驻守千年的杏坛
  来源:  时间:2017-12-18 15:14:54   作者:刘铭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【一】

  早想读懂你飘逸的长须,早想拜谒你千古的容颜,只是身在异乡,路迢迢穿不过历史的险阻,今日借这一乡春色,阵阵清风,一圆我多年的心愿拳拳。我在晨曦中穿过一条热闹的街道,拐角处一壁红墙一角飞檐蓦然让我停下脚步。据说原来的宁远文庙必须走过太和元气坊,走过至圣庙坊,得侔天地坊,道冠古今坊……才能进入文庙的中心区域。现在只需跨过道冠古今坊,就走进了历史的长廊。

  这就是距今已有1062年的宁远文庙了,它选择“北宋乾德三年“这样一个对于中国读书人来说颇具意味的时间片断做为它的起点,开始了绵绵书香里的千年历程。它历经宋元明清十余次修复重建,特别是清朝同治十二年,当地绅民筹措白银六万余两,费时十年倡修,成为当时“湖湘之最大文庙”。现在,宁远文庙是我国现存文庙中始建年代仅晚于山东曲阜孔庙的文庙,有“北有曲阜孔庙,南有宁远文庙”之称,也是中南六省区保存最完整,规模最大的文庙。

  阳光敲打着古铜色的琉璃,从“棂星门”中射来的巍峨之气,唤醒了沉睡千年的杏坛;两旁耸立的那对雄狮,默诵着《论语》《孟子》的章节,一种坚实的信仰洞穿了含菁咀华却满身忧患的树干,凿上石头的文字和浮雕被风和月慢慢讲述着那些陈年的故事,被抚摸得光亮如镜的门墩,圆润得像切入历史缝隙的针线,来回的缝补着那些被人忘记的往事;如今,半月池中嬉戏的红鲤,也在游人的逗趣下躲在莲叶下“咬文嚼字”;阳光下,钟声擦亮了那棵古柏记忆中的闪电,曲折、萦回的游廊里,我看见画廊上孔子复活的眼睛。

  千年庭院,青砖黄瓦,斗拱檐壁,更显出了它的厚重与渊博,古樟古柏,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筛下斑驳的影子,交织出袅袅的云烟氤氲;遥想当年祭祀的宏大场面,此时再也寻找不到那份虔诚;高大的院墙,猩红的庙门与门前的那些树叶,跳动在春天的光芒里;看那抬脚才能进入的门槛,给这个千年文庙增加了更多的神秘感。每走一步,便是往岁月的深处迈进一步,尽管这里的建筑都是在孔子之后所建,冥冥之中,你不由得惊叹一个文人身后竟然释放如此浩荡的能量;穿越一道道大门,瞻仰这雄伟的建筑,你不由得诧异,所有这些,都是为追缅当年那个累累如丧家之犬的平民布衣吗?

  追寻文庙那年辰久远的深刻内涵,一杯清茶,道出世间百态与人生苦短,在叹息与不叹息之间;诗歌的厚度与时间的久远,是千年文庙不可企及的,而人之长命,却又不及万事万物之旺盛;其实,再怎么好的殿堂或庙宇,总是离不开文化的精彩点缀与历史的记载。然而,翔与天,潜与渊,有的是看得见摸不着,有的又是看也看不见,摸也摸不着的,一切都在虚幻里,一切又都在现实与情理中。

  轻轻徜徉在宁远文庙,因为你的身边好像有一位神情肃穆的老者,时时耳提面命,提醒你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的旧论。回想当年,我驻守故乡宁静的春天,明媚的田野上,我从一朵小花开始,邂逅了整个春季,那时,流向天空的桃花,在风中正淡淡的笑,也曾想,带来古琴,挥洒指间,借来普渡众生的润泽,夜色空旷,溪水击石的响音,融成为一曲清幽,明月相照,古典的身影点燃了一方乐土,掬一捧月光,如水洒入故乡,仿佛温暖让我的心开始回家。不曾想,漂漂流远的泠江啊,有我一河欲动的梦,静立千年的文庙啊,有我一曲激人奋进的歌。

  【二】

  走进文庙我一直留意的,不是那些要抬头才能看到的精美石雕、石刻,也不是高坐在石柱之上的震天吼。这些不是看一眼就能明白的东西,它们里里外外到处都是文化的符号,这些符号震憾过帝王的心灵,于是,它被抬到了很高很高的大殿上,刻在了万年不腐的石头上,成了只可仰望的风景。我留意的是脚下的那些砖块和石板,它光滑得能照出影来,一日复一日,一月复一月,一年复一年,它承受的比那些端坐在高处圣像还要多得多的重量。

  门楼林立,沿中轴线分布的格局,像是故宫的一个片段,使得一座文人的庙堂,赋予了太重的皇权,给人以肃杀之感,生出寒蝉般的敬畏,更有几多疑惑,究竟是来凭吊,还是朝圣?端居于大成殿中的孔子像,俨然是一尊神物,彻底没了寻常人的意味,从生到死,都是顺应天道的神迹,被抛弃的那些凡俗,恰恰是最本真的东西,也最容易忘却,像多舛的历史,往往以变换过的面容示人,唯有以孔子思想教诲过寒门弟子的这尊杏坛,还保留着儒家遗风,依稀可辨先贤的淳朴轮廓,可圣人早已离去……。

  就让我仰望这片夫子曾恸哭过的天空,让我的思绪飞越千载与你相接,让我的目光轻轻掠过你落寞的眼神,还有那匹不知疲倦奔腾了列国的瘦马;哦,你就是那匹瘦马,翻山涉水奔腾不息的历史的瘦马;你是那样的沉着凝重,双手交叠,微俯着身子把那慈眉善目投向远方,我发现你是微微笑着的,腰间的长剑与你宽大的儒服相得益彰,真正的长者,哀而不伤,不遇也不怨,可是这不是真的你,惶惶然如丧家之犬,失魂落魄无处是归程,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,这是你最可敬的地方,也曾见过你的塑像在至圣庙堂大成殿之上。

  我听见喋喋的絮语起自静穆的大成殿里,香樟和腊梅飘着冷香,太阳照不化红墙上沉睡千年的积雪和词赋,香冷的铜炉里熔化了太多的风雅,廊柱上的蛀虫啃不掉千古斯文,道道脚印已淹没于岁月风尘,你衰老的双眼难分清晨黄昏,红墙挡不住你坚强的头颅,满目的葱绿一如泛舟的早春,看到了吧,你的兄弟姐妹,在村头,在山巅,弹着闪电,唱着雷音。蜂拥而入,窸窸窣窣的人群晨雾般弥漫,上午的声响沉积于柏树巨大的躯干之后,边走边看,思绪和想法,被石碑上断裂的唇线拉伤,是这些虔诚的驿站作为忠实的支点,将这座有着千年历史庙堂和阁台贯穿,青石铺就的路沿着中轴四处溢散,杏坛花开没有风铃般的注解,目光难以围拢古树的年轮。

  古老的柏树细说着岁月的悠远,石雕的栏杆展示着历史的斑驳,有多少的书生皓首穷经,白了少年头,只有你在世事的迷乱中独酌苦思,编织起中华文化的天经地纬,尽管江山几度沧桑,尽管和谐取代了剑戟,却撼不动你在炎黄子孙中的形象,看今日古城宁远的莘莘学子,依然虔诚地为你点燃柱柱清香,轻烟缕缕,膜拜在你不老的古韵中,晨钟不再响,暮鼓也不再鸣,夕阳下游人归去,庙门空寂,独对大殿,我在静静的默立,面对你鬓下升腾的袅袅香火,却有一腔诗情在我心底悠悠荡漾……。

  我仿佛看见你两眼幽怨,一身褴褛,如一张破旧的风俗画,镶在蒙尘的木框里,似乎在怀恋旧梦,似乎已失却记忆,看着你从历史中缓缓走出,浑身散发出浓浓雾气,在空荡荡的庙堂里,孔丘,你在何处?子思,你又在哪里?除了庙宇空空,仍是空空庙宇;哦,文庙!你在等谁?还是谁,在等你?我恍惚听见,从庙里,传出了几多抽泣,几多凄厉。我看见了一箪食、一瓢饮,乐在陋巷的颜回,和征战沙场、抱伤临终不忘端正衣冠、成全儒者之死的子路;与古人携手、踏歌而行,自有一番恬淡宁静的曾点;冥冥之中,七十二圣贤一一在我的眼前走过。

  不曾想,是什么如此激昂你的歌喉,苍茫时分,红樱袭尘,羽翎如织,喋血交错的悲哀,染湿了一部凝重的春秋,战争是一贴万能的药方,医治着诸侯的幻想,而透彻纷纭的时空,这些令人坐立不安的情节,都让你的笔,抒情的一削,简写成最富激情的风雅颂,张贴在儒家的封面上,远离变幻逝水的旌旗,远离众鸟噪噪于尘寰的哀鸣,夫子,谁是你沐浴于清涧中的女子,沉静的容颜透明的心情,哪里是你圣洁的家园,每一块石头,都是温馨之所在,每一湾溪水,都泊满你的爱情,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这是离乱和死亡也不曾失却的言语,伫立于异国的荒原,最后的失落也是最初的信心,夫子啊,是什么在支撑你的眉头,三千年最彻底的渴望,把你浇铸成一尊旷古持今的决心,关雎是天庭纯粹的声响,使得楚王和宋公,一贫如洗,羞愧难当,夫子啊夫子,洞穿经年的劫难与兴衰,雎鸠鸟不绝的吟唱,就这样积淀在一个民族的心头。

  【三】

  流连于文庙的回廊,伫立窗前,看这座古老得有些沧桑文庙,像一位苍健的老人,你手持书卷,暗香袭来,却从一株古柳旁隐去了盈盈的笑脸,一段梅香飘落,泠江河的波幻闪过,黑夜的风像青丝拂过脸庞,绸缎样的水面抖落满天的星星,游廊空寂回响,是谁又踩着你的飘缈而来?飘摇在风雨中,静观世事变迁,屋檐下燕子,筑起温暖的爱巢,陪伴着他,走过了无数风霜岁月,传唱着千年的文明,屋前的苍松翠柏,独立于大殿门前,傲然挺立,那强健的筋骨,是他一生的坚强,一侧亭亭玉立的翠竹,在微微寒风中,婆娑摇曳顾盼生姿,那清瘦的叶子,就是他一生清贫的写照。

  古老的文庙啊,这座营造历史书写传奇的杏坛,千百年来多少书生进去,走出了一代代文人骚客,高高的红墙围住了多少人视线,走进厢房,阳光从窗棂钻进来,你会不会是窗户外红墙外的那一抹风景,或者是你的身影,或者是你的笑声,在我走过了的岁月中留下青涩,也不能用精美昂贵的雕刻,来衬托他的尊严和隆重,轻轻徜徉在石板路上,我仿佛是当年文庙里的学子,每日青灯苦卷,锥骨悬梁,在厚重的大门背后,我想过你在红墙的某一个角落风吹过钟楼的声音,好像那个时候你喊着我的名字,可书已离手,皇恩也不再浩荡,你的影子会不会一生一世伴随我的左右?

  我用脚步敲打这里的寂静,震落了一地残断的智慧,轻轻抚摸退色的年代,掂着脚尖眺望斑驳的历史;细细地审视着这里的一切,它仿佛是一部智慧的巨著,在它的面前我才发现自己的贫乏与渺小,一种思想,一种精神,一种学说,能在生活中一代一代传了下来,且成为规范人生的尺度,千百年来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发扬光大,它的伟大是显然的,是超越时空的。

  只有走进中南最大的这座文庙,你才能感受到历史留给宁远的灿烂与辉煌,在这里可以捡拾文献名邦中的那些脚印和典故,以及庄严肃穆、鼓乐回荡的礼仪,曾经的顶礼膜拜,尽管早已走进一页发黄的史书,徘徊在空灵的樟树间,静默的庙宇却缭绕着风范儒学悠悠的余脉……,了不起的故乡宁远呀,了不起的芸芸众生,一坊“道冠古今”,相融贯通了湖湘文化的精髓;古城之俊美,在于它的恬淡,文庙之清雅,在于它的厚重;从孔庙中走出时,我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,仿佛看见了被捆绑着的传统文化,正苦苦挣扎,而渺小力微的我,只能剖开心灵,陪着受苦,但愿世人心中的文庙,能够冲出樊笼,多收获一些快乐。

  做为中国传统文化主流的儒家文化的符号象征,几乎每一处幸存的文庙都浓缩着历史的风云变化,无疑也是一座活着的历史博物馆。如果说宁远九嶷山舜帝陵是见证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源头,宁远文庙就是这源头流经的一个时光渡口,让人们可以在这里驻足,体会儒家文化对于中国社会的巨大影响,并探寻一座古城的过去,现在与未来。也许,我们追寻着的每一处历史留给我们的记忆,都是一个个被时光浸润的文化渡口,它们血肉相连,心手相牵,绵延在这片生养我们的大地上,见证山川河流,吐纳天地精华;终有一天,它们会将我们载向新的彼岸。

[稿源:]
[作者:刘铭]
[编辑:何丛芳]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  站内搜索  
  热点新闻  
  热点图片  
县委第11次常委会议召开
县委第11次常委会议召开
全市文明办主任聚集宁远:共绘乡村振兴永州美丽画卷
全市文明办主任聚集宁远:共绘乡村振兴永州美丽画卷
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2018年第一次集中学习
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2018年第一次集中学习
宁远集训全县扶贫干部:再动员再出发
宁远集训全县扶贫干部:再动员再出发
刘卫华深入乡镇开展信访事项办理情况回访
刘卫华深入乡镇开展信访事项办理情况回访
九嶷山下 村行花开——湖南宁远潭农商村镇银行开业
九嶷山下 村行花开——湖南宁远潭农商村镇银行开业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邮政编码:425600 - Email:nyxc95@163.com - 中共宁远县委、宁远县人民政府主办
Copyright(C)2009-2015 www.ningyuan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宁远新闻网 湘ICP备10200838号